top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规则

別做夢了,邪教永遠也成不了宗教

作者:魯石   發布時間:2018-05-10 17:25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春夏之交時節,潛藏在美國的 “法輪功” 邪教頭子李洪志又躁動起來,厚顏無恥地拋出了所謂新“經文”。不知憋了多久才拼湊出來的短短幾十個字,一如既往地模棱兩可,一如既往地不知句讀,一如既往地玩“讓你猜”的花招。盡管為自己日后狡辯留足了空間,還是不難看出,這位曾經以 “宇宙主佛” 自居的“大神”,有意把自己一手打造的邪教組織“法輪功”歸為宗教團體,教唆弟子去一向不屑為伍的“常人社會”那里登記注冊。

  看到這些,人們不僅啞然失笑。當初,李洪志的“法輪功”只是以氣功的面目出現,后又剽竊了佛教、道教只言片語,雜糅了某些現代科學的名詞術語,杜撰出所謂的“法輪大法”欺世盜名。當年的李洪志,一度打著“非功”“非教”“非黨”的擦邊球,不僅不承認“法輪功”為宗教,還極力貶損宗教,叫嚷“全面解體”那些“把持宗教、敵視正法與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亂神”。這一些,言猶在耳,白紙黑字,有圖有真相,賴是賴不掉的。如今,這位大神怎么突然屈尊大駕,想把“法輪功”“降格”為宗教團體呢?估計是日子不好過了,想另擇生存空間吧?

  然而,邪教就是邪教,想把它歸為宗教,無疑是癡人說夢。世界現存的各大宗教,無不經歷了上千年的歷史變遷,吸收了人類社會創造的許多精神財富,形成了與各種社會形態的良好適應性。邪教則不然,它反人類、反科學、反社會、反政府,破壞人們的基本生活秩序和基本道德準則,只能給社會帶來災禍、恐慌和痛苦。邪教與宗教格格不入,無論怎樣漂白、怎樣打扮、怎樣鼓吹,絕對成不了什么宗教,這是鐵定的事。號稱有無數“法身”可以“保護”別人但唯獨保護不了自己的李洪志,可以吹一吹自娛自樂,可以和其主子一唱一和,可以騙騙仍在癡迷的弟子們,但絕對騙不了早已識破其真面目的社會各界和普羅大眾。

  邪教想成為宗教,法律不答應。在我國,《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出版管理條例》等法律法規,都對懲治邪教活動做出了明確規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的《關于辦理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明確指出,邪教組織就是“冒用宗教、氣功或者以其他名義建立,神化、鼓吹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蒙騙他人,發展、控制成員,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一個組織是不是邪教組織,應當據此標準認定。邪教的判定標準就明擺在這里,請問一直為“你到底是神還是人”問題所困擾的李洪志“大師”及其弟子們,你們敢對號入座嗎?

  邪教想成為宗教,群眾不答應。邪教之所以稱其為邪教,不僅僅是基于法律的推理判斷,更是一種普遍的社會認知。邪教欺騙世人,禍害百姓,侵害人們的身心健康和財產安全,甚至非法剝奪他人的生命,騙色斂財幾乎是教主的“標配”。人們不會忘記,當年那么多人因聽信“業力說”拒醫拒藥而死,那么多人因癡迷“法輪功”而自殘自殺,那么多人被李洪志害得家破人亡。這一樁樁血案尚未得到清算,如今李洪志又吹妖風騙人,那些擺脫了邪教桎梏、過上了正常生活的原“法輪功”習練者不會答應,他們的家庭不會答應,正在全面奔小康的廣大人民群眾更不會答應。

  邪教想成為宗教,宗教界不答應。邪教嚴重損害傳統宗教的合法權益,嚴重傷害宗教信仰者的宗教感情,兩者是水火不相融的。早在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之前,宗教界人士就率先揭露了“法輪功”的邪惡本質,指明其為“附佛外道”,呼吁人們堅決抵制。2017年12月,包括中國佛教協會在內的九大宗教團體聯合發出積極參與反邪教工作的倡儀書,表示要以實際行動來承擔社會責任,積極開展協助辨識邪教、參與宣傳教育、配合教育轉化等工作,充分發揮正本清源、扶正祛邪的積極作用,為有效遏制邪教發展蔓延、實現國家長治久安貢獻力量。可見,“對邪教說不”已成宗教界的自覺行動。

  總而言之,李洪志想把邪教“法輪功”歸為宗教,不過是一廂情愿而已,注定是四處碰壁。如同把自己的生日改成“佛誕日”也成不了佛一樣,李洪志把“法輪功”歸為宗教的設想也只能是黃粱一夢。奉勸龜縮在美國紐約龍泉寺里的李洪志,收起那文理不通的所謂“經文”,收起自己的喃喃夢囈,收起那騙人的把戲吧。話說回來,如果真有那樣的自信,真有那樣的法力,何必鼓動弟子們去登記呢,通緝令在身的李洪志敢不敢回國一試?


責任編輯:王嶄
bot